……

“爸爸,我要骑大马!”

早上郭守云刚吃过早餐,准备去书房工作,就被宝贝女儿抱住了大腿。

“爸爸,我也要!”

另一边宝贝儿子也凑了上来。

看着两个粘人的小家伙,考虑到自己平时在家的时间较少,郭守云怜爱的点了点头。

“来,到爸爸背上来。”

看着老爹趴下,伊丽莎白‘蹭蹭’踩着自家老爹的脑袋爬了上去。下脚的时候真是一点都不客气,踹的郭守云脸上都出印子了。

最好的位置被姐姐站了,乔治只好从后面,踩着爸爸的大腿,抓着郭守云的衬衫爬了上去。

“驾…!”

欢快的童音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。尽管看不到两个宝贝的表情,但感受着此刻他们在自己背上雀跃的样子,郭守云也知道现在他们高兴坏了。

旁边的温蒂,看着平时沉稳冷静,掌管近十万人生计的爱人,此时却被两个稚童驱赶着在客厅的地毯上爬来爬去,嘴角也不由翘了起来。

阳光下奔跑的棒球少女

不过也正是这样的郭守云才更让她爱慕。

“先生…!”

管家老沃德看到客厅中的一幕,犹豫了一下后才开口。

“什么事?”

“王小姐和吴小姐在外面等您,她们说您今天上午约好的见面,现在应该出发了。”

郭守云恍然,“差点忘了!”

温蒂走过去,帮着把两个小家伙抱下来。

“爸爸,我还要玩!”

“我也是!”

半蹲下来,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,“乖乖的,等爸爸回来再陪你们玩好不好?”

虽然心里不愿意,但两个小家伙乖巧的没有再开口。看着他们委屈巴拉的小模样,郭守云虽然很想继续,但到底现在还是工作更要紧。在他们柔软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。

“怪怪的,爸爸很快就回来。”

站起身,“温蒂,他们就交个你了!”

“放心吧!”

郭守云点了点头,两人相互吻了一下后,他转身走出了房间。

在会客厅,看着进来的郭守云,王珏和吴晓静连忙起身迎了上去。她们虽然是郭守云的秘书,但晚上却并不住在郭氏庄园。

“老板!”

“走吧!”

郭守云点了点头,招呼着两人走出了家门。

从郭氏庄园出来驱车直往森尼维尔的寒山别院,这里是郭守云宴客最常用的地方。

另外,因为持有寒山别院会员卡的人,也偶尔会把朋友带到这里。未免相互打扰。郭守云把临近的别墅也买了下来,相互打通后,他用了新地方,也就是他称为寒山别院北院的地方。再后来,随着他旗下的企业日多,需要处理的琐碎事情也变多后,身边各类秘书人员也越来越多。企业日常政务,商业情报,个人生活,安全警卫,智囊图等不同类别的人员,现在已经突破了320人。

虽然这些人并不全在旧金山,但单是在这里的人就近半数。再像之前那样放在森尼维尔市中心的办公室就不合适了。而且他的个人私事最重要的是保密,放在人多眼杂的地方终究不合适。

所以,综合考虑一番后,他干脆把原本寒山别院所在山谷全买了下来。重新对山谷当中的建筑进行改建和规划。最后成了一个偌大的,占地超过12000英亩品字形建筑群落。

虽然这个建筑群仍然叫寒山别院,但却拥有了更完备的功能。最初始的南院是会所,北院留给郭守云宴客,偶尔也会在这里居住。最庞大的东院则留给自己日渐庞大的秘书室。

三个不同的建筑区之间用绿化带和不同的娱乐设施分割,再加上周密的警卫,安全性和私密性得到了最好的保证。

郭守云办公,不重要的事情在自家书房,重要的事情就到这里,除非特殊情况,他现在基本不到具体的公司总部。

招待宾客就更是如此了。

“老板,他们到了!”

听到王珏的提醒,郭守云起身向外面走去。站在入户门口的台阶上,很快便看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开了过来。

停车后随着车门打开,斯蒂芬·布莱恩陪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,身材微胖的中年男人走了下来。

“德斯坦先生,欢迎光临!”

走下台阶的郭守云主动朝对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。

“能够见到郭先生,是我的荣幸。”

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显得很客气。

“请进!”

“请!”

朝斯蒂芬·布莱恩点了点头,打过招呼后,三人一块走了进去。

“请坐!”

“谢谢!”

“听说德斯坦先生喜欢喝咖啡,所以我特意准备了上等的牙买加蓝山,希望你能够喜欢。”

“郭先生有心了!”

简单的客套了一下后,郭守云便有意识的进入了正题。

“德斯坦先生,斯蒂芬告诉我,你一直对我们双方的合作抱有很大的疑虑?”

“我想知道为什么郭先生要把雷霆基金从凤凰公司分出去?要知道,这支对冲基金是凤凰公司的支柱。少了它,凤凰的整体价值将下降三分之一。这让我很难说服董事会同意美国国民城市银行与凤凰公司的合并。”鲁本·德斯坦点头后道。

“雷霆基金在我的规划中本来就不是凤凰公司的业务范围。即便没有这次双方的合并,我也会把它从凤凰分离出来。”

“为什么?我看不出双方的业务存在任何冲突。”

“业务确实没有冲突。但我对凤凰公司的战略规划,是打算把它打造成为一家财务健康,运营方式稳健的基金管理公司。对冲基金的风险太高了。”

“风险投资的风险并不比对冲基金差,郭先生的解释很难让人信服。”鲁本·德斯坦眼神中闪烁着精光。

凤凰公司的开放基金和信托、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,构成了其业务收入的铁三角。在这其中以对中基金的贡献最大。成立四年来,营收超过1200亿美元。毛利润超过480亿美元,净利润288亿美元。

这么多年,郭守云能从一介平民成为横跨金融、能源、传媒、科技、零售等诸多行业的大亨,雷霆的贡献居功至伟。

正是因为了解这些,在斯蒂芬·布莱恩找上门,打算收购美国国民城市银行旗下第一富兰克林金融公司的时候,他才会冒出直接跟对方合并的念头。

但现在对方居然要把雷霆从凤凰公司分出去,这无疑实在鲁本·德斯坦原本自认为完美的计划上割了一刀。

没了雷霆基金的凤凰公司,虽然仍然是开放式基金和信托领域,以及私募基金领域的顶级公司,但对他的吸引却弱了不止一筹。这也是他一直迟疑道现在,没有答应斯蒂芬·布莱恩合并计划的原因。

“凤凰资本投资的是一家家具体的公司,而对冲基金投资的是股市和期货市场上的数字,而且后者还利用了杠杆。在我看来,实体公司要比数字更安全。而且,比起毫无规律的股市,我还是对企业更放心一些。”郭守云道。

“郭先生,这些年你在金融市场上的能力可是有目共睹。”鲁本·德斯坦提醒道。

“没有谁是常胜将军。正是因为足够了解,我才真正对股市和期货市场有了敬畏之心。”郭守云淡然道。

看着鲁本·德斯坦的表情,他显然不相信。

事实上,郭守云分割雷霆基金也确实不是像他说的什么‘敬畏之心’。他只是不打算让自己的前知,便宜了鲁本·德斯坦这些贪婪的资本家而已。

“对于郭先生的谨慎和稳重,我个人很钦佩。但这却并不能作为分割雷霆基金的理由。而且美国国民城市银行的董事会,并不会相信这样的解释。”

郭守云淡淡一笑,“美国国民城市银行旗下有投行业务吧?”

“当然!”

“未来1~3年内,我旗下大部分公司都会陆续上市,如果双方合并。那么新生的凤凰银行就是它们的主要证券承销商之一。”

鲁本·德斯坦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。

如今郭守云旗下的公司可都是投行眼里的香饽饽,而且前途光明,备受期待。

如太平洋能源集团,全球最大的电力和天然气分销零售公司。优尼科公司,美国第五大石油公司。郭氏商业,美国发展最快的综合商业公司。矩阵,世界级的传媒巨头。谷歌和红宝石,硅谷互联网产业的龙头。凤凰公司,华尔街金融新贵。

最重要的是,除了苹果公司,他旗下所有的公司都未上市。而一旦这些公司如对方所说在未来一到三年内上市,那么其中蕴含的利润将高达数十,甚至过百亿美元。

“郭先生真打算把旗下的企业在未来三年内陆续上市?”

“不错!”郭守云点头后继续道,“凤凰、矩阵、太平洋、优尼科、谷歌和红宝石全都会上市!”

“郭氏呢?”

“郭氏例外!”

郭氏商业集团,主要经营的是农牧业,零售和餐饮。这几个行业都是利润率偏低,经营较为稳定的行业,尤其是农牧行业。而且因为家族继承的关系,郭氏商业集团是郭守云留下的真正家族企业集团,未来并不打算上市。

鲁本·德斯坦了然的点了点头。即便没有郭氏,但凤凰、矩阵、太平洋、优尼科、谷歌和红宝石六家公司也是无与伦比的金矿!

“另外,在双方合并后,我会把旗下各个公司的薪水发放、年金管理等金融业务转移到凤凰旗下。而且,跟郭氏、凤凰、矩阵、太平洋、优尼科、谷歌和红宝石有业务往来的关联公司有上千家,我们会尽力促成他们成为凤凰银行的客户…。”

一个接一个优越条件抛出,鲁本·德斯坦脸上的意动之色也越来越浓。

良久之后,“郭先生,如果双方合并,对于新公司的管理层你打算如何安排。”

“我担任公司董事局主席,斯蒂芬担任公司CEO兼执行董事,德斯坦先生担任执行董事兼COO。其余人员视能力而用。”

很显然,未来的凤凰银行,将由凤凰公司的管理层为主。这也可以理解,谁让人家是大股东呢。

“那股份方面…?”

“德斯坦先生一定会拿到一个优越的比例。”

鲁本·德斯坦点了点头,又问了自己关心的内容后,“这次跟郭先生聊了很多,不过具体这次合作能不能成功,我还要回去跟公司的其它董事商量才能恢复你。”

“当然!…不过我希望能尽快收到答复。”

鲁本·德斯坦点了点头。

中午留下他吃过饭,双方简单的聊了一些另外的话题后,郭守云才把他送出寒山别院。

“老板,你觉得他能答应吗?”

“斯蒂芬,你觉得呢?”

“应该有80%的可能!”

“哈哈,我也这么觉得!”

拍了拍他的肩膀后,郭守云转身回了房间。忘忧草污应用下载

Related Topic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