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2d4.vipapp官网下载 ♂? ,,

,最快更新恶魔总裁霸道宠:老婆,太腹黑最新章节!

洛清:“……”

斐可如一想到能够拆穿斐雨对爸爸斐天启的谎言,一个转身直接无视洛清,几乎是拔腿就跑,完不顾她优雅的身份。

洛清缓过神的时候他就看到斐可如匆匆离开。

“可如……”他忙喊道。

但是,斐可如完不理洛清,她迅速就消失在洛清眼前。

洛清眉头一拧,眼中带着复杂急忙抬步追了过去。

“贱人,这次非撕破的脸皮!”斐可如是边走边咒骂斐雨。

大宅医疗别院。

“请三小姐和艾德文少爷稍等,我现在去通知老爷子。”门外,男仆毕恭毕敬看着斐雨和艾德文。

斐雨点头,“快去。”

花香少女亲吻花香时

艾德文站在斐雨身边,他看着四周三步一人的下人,又看着来来往往身穿白色长褂脸色不安的医生。

他压低声对斐雨说:“整个江城的医生都请来了?”

斐雨看了一眼从眼前走过的医生,她应道:“是的,该请的都请来了,可是还是没有办法治疗我母亲,可见该病的多重。”

艾德文一听斐雨这话,他低声问:“难道斐姨不常来看老夫人吗?”

斐雨叹气,她看向艾德文说道:“我在斐家地位不清楚吗?”

艾德文:“……”

斐雨眼中带着无奈,她说:“我又不是斐可如,她能随时随地过来看我妈,我过来了几次佣人都对我说在休息让我回去,所以我很久没见到我母亲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艾德文咧了咧嘴,“对也太冷了。”

斐雨一脸无所谓的神色,“随便了,我本心做到就好,别人怎么待我是别人的事。”

“哎……”艾德文心疼的看着斐雨,“斐姨,真是够豁达。”

斐雨看着艾德文轻笑,说的意味深长道:“我要是不豁达,我早就被气死了。”

艾德文堪蓝眸子望着斐雨划过怜惜,安抚道:“心胸开阔点好,至少没有太多烦恼,人活一世就是轻轻松松,要是什么都较真那就活的太累了。”

斐雨对艾德文竖起大拇指,“没错。”

此时,男仆出现站在斐雨和艾德文面前言道:“老爷子让三小姐和艾德文少爷先到旁侧喝杯茶,他一会就出来。”

斐雨看向男仆说:“我不能进去吗?”

男仆低着头歉意道:“老爷子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,任何人都不能进病房。”

斐雨一点都不意外这个回答,她看向艾德文说:“走吧,我们喝杯茶等一会。”

艾德文眉头微拧看了一眼男仆,他应道:“好。”

斐雨和艾德文坐在不远处靠窗的雕花镂空椅子上,男仆为他们端来了茶点后离开。

艾德文喝了一杯茶后对斐雨说:“自从老夫人生病我就过来看望了一次,之后我也是每次来都没有见到老夫人。”

斐雨转头看向窗外精致的风景,她轻笑一声说:“我都见不到何况是了,除非是贵族小姐戴维娜和斐可如一家,什么时候都能见到我爸妈。”

艾德文挑了挑眉,笑道:“可惜我不是。”

斐雨抿唇一笑没有在说话。

艾德文也没有开口安静等老爷子斐天启出来。

门外下人和保镖都警惕的看着四周保护这座单独别院。

屋内,斐天启没有立刻出去见女儿斐雨,是因为浑浑噩噩很久的妻子夜晴晴在今天醒来,并且连神智都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
此刻,夜晴晴老态尽显,平时精心打理的乌黑长发随着她病倒而没有染过而双鬓斑白。

她一双眸子一会迷

离,一会清明,显然她在努力让自己清醒。

“天启……”她张了张嘴声音如蚊。

斐天启身体倾靠在夜晴晴唇边,他努力听清楚她叫自己,他忙应道:“我在,我一直都在。”

夜晴晴望着斐天启好一会,她才很费力再次开口说:“这次,我怕是熬不过去了。”

当斐天启听着夜晴晴这句话时,他脸色唰的一下子苍白,他与她四目相对一脸坚定对她说:“不会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
夜晴晴望着斐天启的眼中显露一丝柔意,她干裂苍白的唇轻启,如蚊的声音对他说:“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。”

斐天启认真看着夜晴晴回应说:“别乱想,要相信会没事的。”

“不。”夜晴晴看着斐天启,她的眼中带着心疼,“我能够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,我的身体已经毫无知觉,现在我完感觉不到自己身体有半点症状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斐天启眸底一闪而过的慌乱,他忙对夜晴晴说:“别说了,要相信我,我不会让有事的。”

夜晴晴定定地看着斐天启好一会,她眼中都是怜惜,“头发都白了。”

斐天启:“……”

他眸中都是疼惜,他对夜晴晴说:“我老了,当然会有白头发。”

“我也老了。”夜晴晴脱口而出,而后她缓和了好一会才继续费力开口说:“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打理自己了,我躺在这里肯定很久了,那我呢?我有白头发吗?”

斐天启忙开口回答夜晴晴,“没有,没有白头发,一头乌黑长发永远是我的最爱。”

夜晴晴很想对斐天启笑,却笑不出来,她低低喘息了一会,她才再次对斐天启说:“都承认老了,我又何尝不老呢?这么多的医生都治不好我的病,看来我终是活到了我该活的年纪,天启,我能够感觉到这次我这关是过不去了。”

“不许胡说。”斐天启立刻出声,他言道:“小雨和艾德文已经去万梅山庄找斐漠,只要劝好了他开城,我立刻带国外医治。”

“什么?”夜晴晴在听到斐天启这句话时,她一下子双眼充满震惊,“……怎么能去找斐漠?”

斐天启忙安抚情绪明显激动的夜晴晴,他说:“不是我去,是可如出面让小雨和艾德文去万梅山庄,所以不是我们的名义。”

“那也不行!”夜晴晴当即出声。

斐天启安慰生气的夜晴晴,“晴晴还在生病别动怒……”

夜晴晴气愤看着斐天启,“我怎么可能不生气?我现在躺在这里半死不活都是云依依这个无耻不要脸的贱人所为!”

Related Topic: